若初文學網 > 重生我對感情沒有興趣 > 番外 遇者皆宜
  我叫郁宜,今年十六歲,今天我回國。

  明海國際機場

  一頭白色長發,發梢渲染成淡藍色,身穿蓬蓬裙的郁宜剛從安檢走出,就收獲了周邊所有人的目光。

  她過度白皙的皮膚和精致嬌俏的容貌,仿佛老天爺自動給這個女孩子覆蓋上了一層濾鏡,讓她與周邊的人形成強烈的對比,即便在熙攘的人群中,也能一眼就被發現。

  “我要親吻祖國的土地!”郁宜作勢就要跪下。

  “別鬧事。”

  媽媽立刻拽住郁宜,警告道:“你是淑女,要收斂,OK?”

  “沒問題。”

  郁宜沖媽媽比了個OK的手勢,雙手抱著后腦,懶洋洋的抬頭瞇眼看著天空中的太陽,深吸了口氣。

  明海的空氣要比紐約的清新些。

  估計是因為這里沒有人玩葉子。

  剛回國的一段時間里,父母總是很忙,他們要忙著籌備武館的事宜,從小在紐約長大的郁宜在國內幾乎沒有朋友,有時太無聊,她只能和小區里還沒上學的孩子們玩耍。

  “啪!”

  郁宜蹲在地上,手中握著一張圓卡重重朝窨井蓋拍了下去。

  放在窨井蓋上的另一張卡片翻了個面,就此,兩張卡片都被郁宜收入囊中。

  對面是個掛著鼻涕的小男孩,抬頭怔怔看了看郁宜,再看看自己手中所剩無幾的卡片,伸手:“還給我,我要回家了。”

  “啥?”

  郁宜提議:“再玩會吧,你又不用上學,又不用上班,回家干啥捏?”

  小男孩猶豫的喊:“再不回家我就輸光了。”

  “哎呀,我還給你就是了,再陪姐姐玩一會。”郁宜顯然不放過小男孩,牽著這個四五歲娃娃的手往小超市去,“我請你吃冰淇淋。”

  少女和幼兒坐在小區內公園的滑滑梯上,一邊吃冰淇淋,一邊望著秋風吹動葉稍。

  小男孩開心極了,美滋滋的摸了摸鼓鼓的口袋,那里面是郁宜還給她的寶可夢卡片。

  還有冰淇淋,真是個偉大的姐姐。

  “姐姐?”小男孩看向郁宜,“你為什么不上學啊?”

  郁宜晃悠著小腿:“姐姐剛從國外回來,還要過陣子才能去上學。”

  “國外好玩嗎?”

  “不好玩,那里的人都傻乎乎的。”

  “姐姐,你在這里沒有朋友啊?”

  郁宜舔了下冰淇淋,搖頭:“沒有哎。”

  “你真可憐。”

  “是哦。”

  小男孩的奶奶在拉開窗戶,朝下面喊道:“回來吃飯了!”

  “來嘞~”小男孩蹦下滑滑梯,沖郁宜揮手告別,“姐姐,我回家吃飯了,明天見。”

  “明天見!”

  郁宜也用力揮了揮手,大聲喊:“不要食言啊,明天我在這里等你。”

  第二天,郁宜沒有等到小男孩,他去上幼兒園了。

  郁宜獨自一人坐在滑滑梯上,撐著下巴嘟囔:“真是一點都好玩。”

  “叮鈴鈴~”

  郁宜掏出手機:“喂?”

  “郁,郁宜啊,我是你表姐王思言,還記得我嗎,我前年去紐約大學交流學習時候,還在你家住過好幾天呢。”

  “啊,記得記得,你剛來的時候就問爸爸哪里能買防彈衣。”

  “對對對。”

  “表姐找我啥事啊?”

  “是這樣的,舅舅說你現在沒上學,每天一個人在家里很無聊,讓我帶伱玩玩。”

  “表姐,知道我為什么不找你嗎?”

  “為什么呢?”

  “你可是連門都不敢出的人啊。”

  “.....”

  聽王思言的解釋,郁宜大概明白了,今晚她要請學校的幾個學弟喝酒,拉上了一個室友覺得還不夠,就想把會武功的郁宜也帶上,正好也感受一下國內大學濃郁的學習氛圍。

  郁宜的歸國日記

  【今天我遇見了一個叫梁緋的男人,爸爸媽媽總說他們的相遇非常浪漫,是一見鐘情后的一眼萬年,我相信我也遇到了。】

  ...

  郁宜總覺得自己前面十幾年人生的所有對男人的惡意,都是為遇見梁緋而鋪墊的。

  他是那么的朝氣蓬勃,熱情洋溢,始終精力充沛,給身邊的人帶去力量,而自己無論遇到多么大的困難,都不會表現出來。

  尋常人見了,只會稱贊一句英雄出少年。

  而郁宜覺得,梁緋吸進肺里的每一口煙,都代表他對未來的不確定。

  他在糾結什么呢?

  他幾乎已經擁有所有人夢寐以求的東西了。

  就連年糕逆徒都喜歡他,他還有什么求而不得的東西?

  后來過了很多年郁宜才知道,梁緋當初的彷徨是對自己的求而不得。

  家里終于搞定了自己的入學資格,郁宜背起書包,成為了年槐詩的學妹,前往她曾就讀過的高中。

  當年的郁宜也未曾想過,自己喊了一聲許茹婷媽媽,讓她假扮自己的母親,這之后的一生,直到許茹婷老去為止,這位媽媽再也無可替代。

  漂亮活潑的郁宜走到哪兒都不缺愛慕和鮮花,她如愿當上了班長。

  班主任莊老師是一位非常敬業的老教師,擔心郁宜跟不上進度,父母的生意又忙,經常把她帶回家吃晚飯,輔導功課,額外的給她開小灶。

  莊老師的女兒是個非常出色的女性,在國外交流學習。

  “老師,你不想大姐姐嗎?”郁宜吃著莊老師親手做的飯,看著櫥窗里的照片,好奇問。

  莊老師微笑的坐在一旁,笑盈盈的看著這個出色的學生,用一種郁宜看不懂的表情和語氣說道:“郁宜,人和人這輩子啊,其實就是離別的過程,我是她的媽媽,但她終有一天會離我而去,同樣,我也會離她而去。”

  “我是你的老師,但我也只能負責你這三年的人生,三年之后,天高海闊,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郁宜可能有一半沒聽懂,但聽懂了離別:“老師,我不會走了,我有在這里的原因。”

  莊老師問:“是什么?”

  “是梁緋。”

  “梁緋?”

  莊老師微微蹙眉,然后舒展開來,她想起來了,就是那時候郁宜和同班男生打架時,前來救場的那個個子很高的年輕人。

  “那個小伙子長得確實帥,不怪你喜歡她。”莊老師溫柔說道。

  郁宜驚奇無比,不都說國內老師格外的注重學生早戀問題嗎,老師竟然沒有斥責自己。

  莊老師給郁宜盛了碗湯,靜謐的客廳里,老人家的聲音依然平穩柔和:“有個喜歡的人很好,你為此奮斗,向他奔赴,那個小伙子是如此的優秀,你想趕上他,只能埋頭奔跑,其余的,別無他法。”

  郁宜問道:“老師,只要我努力追趕,就能讓他回頭看看我嗎?”

  莊老師搖頭:“回頭看比朝前看要累,希望你能跑到他的前頭去。”

  郁宜不明所以。

  莊老師繼續說道:“我希望你不只是因為喜歡他而變得努力上進,你不是誰的附庸,這輩子也不是為誰而過,你要自己開心才對,求而不得有時候也并不是什么難以接受的事情,等你明白這個道理后,你就會變得無比強大。”

  強大?

  郁宜心想自己已經足夠強大了。

  后來郁宜也萬萬沒想到,只是自己一句無心而論,竟然直接讓梁緋和年糕分手了。

  這件事郁宜心中很愧疚,愧疚到飯都吃不下了。

  她去找了王思言,希望這位整天麥首于浩瀚書海里的學姐能給自己解惑。

  “我就不明白了,梁緋和年糕逆徒分手,我應該無比高興才對,為什么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呢?”

  郁宜撐著下巴,苦惱無比:“表姐,你說說唄。”

  王思言又沒談過戀愛,但她看的書多:“可能你境界比較高吧。”

  “什么意思?”

  “你沒想過要束縛梁緋,只是想讓他開心而已,但孩子心性讓你沒有察覺到這點,等做錯事了才追悔莫及,是吧。”

  郁宜若有所思的點頭,可憐兮兮的看向王思言:“可是,我真的很喜歡梁緋。”

  王思言微笑:“我知道啊,我都看在眼里,可怎么辦呢郁宜,你這份喜歡好難有結果啊,如果那天不帶你去酒吧見梁緋就好了。”

  不對,郁宜一點不后悔遇見梁緋。

  如果遇不見才后悔。

  往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郁宜都不敢找梁緋了,她就按照莊老師說的,好好學習,每天都學習,完美履行了班長的表率作用,班級里的事務也都盡力做到盡善盡美。

  她也在默默的成長,去成為一個很好很好的女孩。

  國內高三的壓力真的無比巨大,更別提郁宜所在的重點高中,即便聰慧如她,也著實吃力。

  也到了該思考未來的年紀了。

  晚自習前的休息時間,郁宜,吳玲兒,黎星辰三個人趴在走廊的欄桿上,看著下面操場上散步的同學們,撐著下顎消食。

  “哎,你們想好去哪里念大學了嗎?”郁宜問。

  吳玲兒眨眨眼,聳肩說道:“我不會離開明海的,我這個成績估計撐死考個好點的二本,隨便念唄,黎星辰你呢?”

  黎星辰吸了口氣,抬頭看著夜空:“我要去首都,那是爸爸媽媽都向往的地方,我要去替他們看看。”

  郁宜問:“你姐還在這呢,一個人你也放心啊?”

  黎星辰笑道:“沒關系的,姐姐有裴阿姨照顧,再說了,不還有...呃。”

  不敢說了。

  郁宜翻了個白眼,擼起袖子喊道:“拼搏百天,我要上明海大學!”

  可郁宜本就是極其活潑灑脫的性子,國內外的教育模式差距那么大,之前基礎本就不扎實,想要考上國內名校明海大學,非常的不容易。

  很痛苦,做卷子真的很煩人。

  父母也看出了郁宜的焦慮,但無濟于事,他們根本沒給郁宜任何壓力,只希望她能融入國內的生活就夠了。

  但郁宜有自己的堅持,她不斷給自己施壓,哪怕困得要死,也強撐身體不斷的充實自己。

  父母感覺這樣下去不行,就又找了王思言。

  王思言能有什么辦法,就立刻找上了梁緋。

  郁宜的歸國日記

  【高考很近很近了,感覺自己快崩潰了,很有可能倒在勝利的前夕,很久沒見的梁緋出現在了家樓下,他站在燈光里給我放了場煙花。】

  【如果我注定是郭襄,他是那個瀟灑的楊過,我也愿意。】

  【人生能有幾回搏,我的人生可以過得一帆風順,需要梁緋這個坎坷磨礪自己,加油郁宜,你就應該去暢快淋漓的享受人生的美好。】

  【我的美好的盡頭,就是那個叫梁緋的男人。】

  “至少下輩子,讓我第一個遇見他。”郁宜走進考場,再出來時,已經注定她考上明海大學。

  郁宜就遺憾的就是,和梁緋的故事太少太少,但每一次都可以刻骨銘心。

  謝師宴上,爸爸媽媽是最開心的,他們萬萬沒想到郁宜竟然真的能考上明海大學,不停的給莊老師敬酒,鐵塔一樣的老爸甚至都快哭了。

  莊老師是滴酒不沾的人,但也為了郁宜的成功破例喝了一杯。

  “老師,我會經常回學校探望你的。”郁宜鄭重其事的說。

  “謝謝小郁宜。”

  莊老師微笑的摸了摸郁宜的腦袋:“可是怎么辦呢,老師要退休了,去陪你的大姐姐,她一個人在國外很孤獨的。”

  “您還回來嗎?”

  “年紀越來越大,恐怕回來的機會很少,但老師終歸要落葉歸根的。”

  郁宜本是個不愛哭的人,可聽到這個消息后,哭的無比傷心。

  莊老師抱著郁宜,依然溫柔和藹:“小郁宜啊,你要做個厲害的孩子,老師說過了,人和人的相遇就是一場離別,我陪你走過了人生至關重要的三年,能夠教育你這么優秀的孩子,老師很榮幸,以后,你也好好開心的過日子。”

  去送莊老師那天,也是梁緋陪著郁宜的。

  果然啊,自己每次的人生蛻變的時候,都有梁緋在身旁。

  郭襄和楊過,這次貌似真的可以走很遠很遠。

  “梁緋,莊老師在國外只有她的女兒,除此以外誰都不認識,她會很孤獨的。”

  “君子慎獨。”

  “什么意思?”

  “你長大以后就知道了。”

  上了大學,就代表著自由,郁宜覺得自己可以好好的和梁緋相處了,可他越發忙碌,生意越做越大,從小梁,變成了梁總,從光年科技的董事長,變成了企鵝科技的高級執行副總裁。

  莊老師算錯了,他的高度,郁宜這輩子都難以企及。

  “郁宜啊,要不算了吧。”

  即便是吳玲兒,也難免替郁宜擔心:“梁緋已經不是尋常人了,他可能這輩子都無法再過我們普通人那種柴米油鹽的日子,他每天關心的,聊的,都是我們聽不懂的東西,你以后真的能和他有結果嗎?”

  “不知道啊。”郁宜坦然的說。

  “不知道你還..”

  郁宜哈哈大笑:“我跟你說,我從來不對梁緋有任何的要求,是我喜歡他的,沒任何人強迫,他也喜歡我,人生不外乎這般的糾結難料,要我說,過好當下就行了,何必糾結以后的事情。”

  紐約的風,終歸讓這個灑脫的少女更加豁達。

  紐約,某別墅

  莊老師的精氣神不錯,甚至說話聲音都比之前些年都要大,中氣十足的。

  看著院子里正在掐架的一對男孩女孩,莊老師坐在搖椅上很是頭疼:“我真的沒想到,自己的親孫子沒抱上,竟然要替自己的學生養娃娃。”

  一旁遠道而來的許茹婷聽完,滿臉歉疚:“對不起啊莊老師,我很慚愧,真的慚愧,都怪我家那個天殺的...”

  莊老師抬手制止許茹婷的內疚:“算啦算啦,我挺開心的沒看出來嗎?”

  “不過,郁宜呢?”莊老師奇怪問許茹婷。

  “去阿拉斯加了。”

  “去干什么?”

  “我家那個天殺的說,要給郁宜補辦婚禮。”

  院子里,男孩哭著喊:“梁秋遇,你根本沒有把我當哥哥,哪個當妹妹的把哥哥摁地上打的?”

  女孩反駁:“梁佳期就這么干,她見了你們三個,見一次打一次,我也一樣!”

  莊老師聽完,悠悠看向院子,再次抬頭,笑得恬靜。

  “郭襄和楊過,這輩子終于在一起了。”

  (全書完)

  【事實證明,書不能寫得太長,寫得太長完結的時候真的會舍不得,之前寫暖男,草草完結雖然不舍但也還好,這本真的,舍不得完結了,但終歸要告別的,郁宜的故事也結束了,雖然我還有點意猶未盡。】

  【跟大家匯報一下,最近失眠治理的不錯,雖然還是很晚睡,但起碼不會像之前那么的離譜了,每天起碼能睡足五個小時,中午有空的話,我還能趴桌上瞇一會,總之,腦子比前兩月清醒了很多,其實大家也知道,我這段時間嘗試了很多別的題材,無一例外都撲街了,是我的心態出了問題,稍微有點沒達到心理預期就切,這很不對,愧對兄弟萌。】

  【還有就是,隨著情節深入,角色變得有血有肉,真的渣不起來了,如果有下本,希望來點純純的小美好什么的,還沒想好,想好了一定寫出來。】

  各位,江湖路遠,我特么走啦~

  純純不失眠,敬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