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初文學網 > 重生我對感情沒有興趣 > 番外 星若繁緒
  電子城

  “聽說了嗎,老黎夫婦出事了。”

  “早就知道了,店都關了快倆月了,你說好好的人怎么說沒就沒了。”

  “唉,世事無常,就可憐那倆孩子了,沒爹沒媽的,怎么活啊。”

  “這不星若嗎,她怎么來了。“

  黎星若提著一個大大的袋子,里面是些普通的水果和糕點,挨家挨戶的送。

  “叔叔,以后我就在這里繼續開店了,請多多關照。”

  “阿姨,多多關照。”

  生前和黎星若父母關系較好的幾家店鋪老板齊齊圍了上來,他們幾乎都是看著黎星若長大的,從小時候開始,父母忙的時候就會把她抱到店里,商城里做生意的,幾乎都認識和喜愛這個粉雕玉琢的漂亮丫頭。

  漂亮丫頭長大了,她要開始獨當一面了。

  今后,她身后空無一人。

  一位阿姨捏著糕點,問道:“你開店還怎么上學?”

  黎星若抿了抿嘴,回答:“我辦理了休學,學校團委的老師還幫我再申請一些資助,能撐過去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賺錢把星辰的病治好。”

  大家看著這個平時里寡言少語,甚至可以說唯唯諾諾的漂亮女孩子,一夜之間蛻變成了頂天立地,為弟弟遮風擋雨的姐姐,一時間感慨萬千。

  黎星若真的就像她說的那樣,繼承了父母留下的小店,穿上了父母的藍色工作服,埋首于各種電子器材之中。

  別的同齡少女都在盡情享受美好的大學生活,體驗美妙的青春,去吃火鍋,唱K,參加社團活動,談一場戀愛。

  這些都與黎星若沒有關系。

  她要應對繁雜的電修工作,要苦惱每季度的房租,要時刻關心弟弟黎星辰的身體,去支付昂貴的醫藥費。

  黎星若不止一次的想過要放棄,可看著黎星辰,看著父母的遺像,又咬緊牙關,苦苦支撐下來。

  誰能知道她多少次的夜晚因為哭泣而無法入睡,為了省下幾塊錢連肉包子都不舍得買,但卻會每個禮拜風雨無阻,買上一只雞給黎星辰補身體。

  黎星辰也很懂事,力所能及的不給黎星若添麻煩,姐弟經常會因為菜里的幾塊肉互相推諉,誰都不肯吃。

  電子城里的小老板們也愿意幫助,可誰沒一大家子要養活呢,能給予的幫助非常的有限。

  以后的路,還得黎星若自己走下去。

  很累啊,真的很累。

  但沒有什么特別糟心的事情,沒有誰來為難她,也沒什么莫名其妙盯上她美貌的宵小之徒,也是有的,但都被店鋪老板們齊心協力的擋住,他們都在很好的保護黎星若這顆幼苗。

  商城老板聽說了,也慷慨的給黎星若減免房租,日子終于稍稍好過了些。

  但黎星辰手術的費用依然還要繼續攢下去,黎星若也不敢想,自己到底還有多長時間能夠重返校園。

  或許,永遠都不再有機會了。

  如果,如果沒有那通電話,黎星若覺得自己這輩子就這么過下去了。

  “喂,朱老師,嗯嗯,謝謝您的關心,我最近挺好的,弟弟身體也不錯。”

  朱冠榮聽著電話那頭柔柔弱弱的聲音,嘆了口氣:“星若啊,學校的補助我幫你申請下來了,在走流程,我催著呢,最晚下個月肯定能打你卡上,老師能幫你的不多,你要堅持住,撥開云霧的那天,一定能見到太陽的。”

  “老師您別這么說,您已經幫了我很多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謝您。”

  “你是我們明大的學生,只要學籍還在,永遠都是,別跟老師客氣。”

  朱冠榮笑呵呵問:“店里的生意還好嗎?”

  黎星若:“還可以,有利潤能賺的。”

  “老師給你介紹個生意,有沒有精力承擔啊?”

  “嗯?”

  “感興趣我就跟你詳細聊聊吧,是這樣的,咱們明大最近出了個風云人物,跟你還是同專業的,一個叫梁緋的學生,是你的學弟,他最近在學校里搞了個類似QQ的聊天軟件,還在搞什么外賣軟件,弄得動靜挺大,連校長都關注了,最重要的是,他從社會上弄來了幾百萬的投資!”

  “天哪,這么厲害!”

  “那可不,其實我也幫了點忙的,他現在也算家大業大了,有幾十臺電腦,設備的維護什么的,我覺得可以交給你,哦對了,說不定伱還能幫他編程啊,測試什么的,這小子很上道的,只要你提供好的服務,他出手很闊綽,怎么樣,感不感興趣?”

  黎星若甚至都沒有思考,直接答應下來。

  朱冠榮笑了:“那好,我幫你聯系。”

  當天晚上,黎星若關掉店鋪,坐上那輛破破爛爛的小面包車,給黎星辰打電話:“新城,姐姐現在去明大談個業務,今晚可能晚點回來,你別等我,做完作業之后就先睡吧。”

  掛了電話,黎星若啟動車子,整輛車顫抖起來,慢慢吞吞往明大開去。

  黎星若吃力的握著方向盤,心中泛起好奇,這個叫梁緋的學弟,是個什么樣的人呢?

  果然就如同朱冠榮所說,梁緋學弟不僅長得帥,而且特別慷慨,直接給黎星若開了五千塊錢的高薪,如果有突出貢獻的話,還能有獎金。

  日子,忽然有盼頭了起來。

  后面的日子,黎星若甚至能把自己和黎星辰的伙食費提高到了頓頓都有肉的地步,她自己,都舍得早飯時候買兩個鮮肉包子。

  一個尋常的夜晚,黎星辰照例來店鋪接黎星若回家。

  黎星若還有個活要趕,拿著電筆低頭工作,時不時的哼著歌,嘴角微微帶著笑意。

  “姐,你最近好像挺開心的。”黎星辰放下英語冊子,好奇看向自己的姐姐。

  “我嗎?”

  黎星若抬起頭,傻乎乎笑了笑:“對啊,梁緋開公司了,在弄直播,他聘請我當技術員,負責維護網站,基本工資再加上加班費,我一個月能從他那里賺一萬多塊錢呢。”

  “你的手術費,很快就能湊齊了。”

  黎星辰望著姐姐因為長期熬夜工作而蒼白的臉,內疚的低下了頭。

  見狀,黎星若放下工作,走過去抱了抱弟弟:“我不累,真的,甚至還覺得挺開心的,你不知道,那邊的氛圍很好的,梁緋啊,騷明啊他們,都是我的學弟,平時也很照顧我,還有好多女孩子都在那里工作,大家其樂融融的,我真的很開心。”

  黎星辰看向黎星若:“姐,你是不是喜歡那個梁緋啊?”

  “啊?”

  “你一談起他就眉飛色舞的。”

  “因為他帶我發財啊。”

  “只是這樣?”

  “是,是吧...”

  后來,梁緋出錢湊出了黎星辰的手術費,黎星若覺得,他的恩情,自己這輩子恐怕都還不清了。

  然后,就發生了洗面奶事件。

  從那天起,黎星若都躲著梁緋走,他是唯一洞悉自己小愛好的人,也是唯一讓她見識了成年人游戲的人。

  總之,特別特別的尷尬。

  也是從那天起,黎星若或許就在心里認定,自己就是梁緋的人了。

  光年科技如果然就如梁緋當年豪言壯語的那般,徹底做大做強,還有了一棟恢弘的辦公大樓。

  黎星若也成了技術志愿部門的副總監。

  辦公室很好看,可以任她自己布置,黎星若的辦公桌有好幾個相框。

  爸爸媽媽還有弟弟一家人的,丁德宏裴柔和她的合影,當初香蕉直播初始團隊的合影,自己就站在梁緋身邊。

  還有,自己和梁緋的單獨合影。

  也不知道為什么,年槐詩的好朋友方瓊,貌似很喜歡黎星若,總是跑她辦公室來聊天。

  黎星若本身沒有什么朋友,對方瓊,自然也很歡迎,因為她看不出方瓊有什么惡意。

  “我說星若啊,其實我不建議你喜歡梁總,雖然目前來說,年糕在和梁總鬧變扭,但他們說不定就和好了呢,到時候你怎么辦?”

  黎星若的回答很簡單:“該怎么辦就怎么辦。”

  撞了南墻,也不回頭。

  你永遠不知道一個女孩子真正愛上一個人的時候,她的那份愛意有多么的純粹和無私。

  近乎于母愛。

  后來啊,梁緋去哪兒,黎星若就跟著去哪兒。

  他是光年科技的董事長,黎星若就是技術部總監,他是企鵝科技的高級執行副總裁,黎星若就是《王者榮耀》團隊的負責人。

  休戚與共,不外乎如此。

  梁緋總說,他對她有所愧疚,永遠都讓她那么的忙碌。

  可黎星若不這么認為,他就是她昏暗人生中出現的溫柔光芒,照亮了她,卻沒有灼傷她,那種安全感,全世界只有梁緋能給她。

  如果是這樣,什么委屈黎星若都愿意接受。

  都說人這一生會遇見成千上萬的人,但絕大多數都是匆匆擦肩而過,不留任何痕跡,可就在冥冥之中,每次黎星若在最脆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梁緋都會及時出現。

  占據她對世間美好的所有向往和希冀。

  還讓黎星若再次獲得了毫無保留的母愛。

  某天

  裴柔準備和黎星若進行一場深刻的對話。

  這對特殊的母女面對面坐著,裴柔依然對黎星若的決定沒有任何的意外:“可你真的想好了嗎?”

  黎星若點頭。

  裴柔接著說道:“那不是簡單的事情,今后你沒有名分,會成為八卦新聞里所說的那種二房三房,你所渴望的安定生活,再也不可能實現了。”

  黎星若抬起頭,語氣堅定:“可是,我想象不出離開梁緋是種什么樣的情況。”

  “好吧。”

  “謝謝你,媽媽。”

  “媽媽!!”

  黎星若的思緒被拉了回來,一個漂亮可愛的小女孩,氣喘吁吁的鉆進車里:“快走快走!”

  “梁佳琪,把奧特卡片還給我,你耍無賴啊!!”遠處,幾個小男孩沖出校園,都快被急哭了,“你家那么有錢還搶我們的東西!!!!”

  梁佳期摁下車窗,耀武揚威的還揮了揮手里的卡片:“愿賭服輸,你管我怎么贏的,拜拜了您嘞!”

  說完,她催促黎星若:“媽媽,快開車,快快快。”

  黎星若熄滅車子,凝視梁佳期。

  幾個小男孩終于追了上來,趴在車頭鬼哭狼嚎的告狀。

  “阿姨,梁佳期在班里作威作福,誰敢說個不字她直接鎮壓啊,我們都要成立反梁聯盟了!”

  “阿姨你要為我們做主啊,做主啊!”

  “嗚嗚嗚嗚嗚,三班男生苦梁佳期久矣!”

  “胡說八道什么,是一年級全體男生苦梁佳期久矣!”

  “阿姨,阿姨,你管管啊!”

  黎星若忽然覺得很頭疼,無論是她,還是舅舅黎星辰,包括身邊的所有人,哪怕是丁德宏裴柔,還有梁垂峰和許茹婷,大家都非常奇怪。

  那么溫柔靦腆的媽媽,怎么就生出了個混世魔王?

  問題出在哪里啊。

  從出生那天起,梁佳期就展現了不同于常人的精力旺盛,從媽媽肚子里出來,被醫生輕輕一拍后背,就爆發了響亮的哭喊,就在產房外的人們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據說,梁總在產房外聽見這聲洪亮的哭喊,頓時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果然是我的崽!”

  “梁總,是女孩!”

  “好,巾幗英雄!!”

  梁佳期之頑劣,對應她的兩個兄長有之過而無不及也。

  梁佳期下了車,幾個小男孩圍了上來,但沒人敢上前。

  “我跑,是給你們留面子,你們追不上這事就算了。”梁佳期冷笑,“但你們現在追上來,大家都沒面子,我除了把你們全部打垮以外,別無選擇。”

  為首的小男孩嗷一嗓子:“阿姨你看她!”

  黎星若終于忍無可忍:“梁佳期,你不要得寸進尺了,我數三聲。”

  “三。”

  “二。”

  “一。”

  梁佳期一臉的遺憾:“媽媽,算你厲害。”

  歸還奧特卡片,梁佳期垂頭喪氣的鉆進車里:“媽媽,我要去找舅舅玩。”

  “不行。”

  “那我去找梁慈玩。”

  “不行。”

  “那我去山里找哥哥們玩!”

  黎星若微笑:“你今天只能跟我玩。”

  梁佳期興奮無比:“那我們怎么玩?”

  黎星若:“我追,你跑,追到了我就打你,追不到,你就別回家了。”

  “謀害親閨女啊你!!”

  【星若篇也搞定了,還差郁宜,爭取十一前寫出來,沖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