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初文學網 > 逍遙小閑人 >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
  白一弦立即說道:“我沒有,我不是,別瞎說。

  我就是覺得……”

  “你是不是想賴皮?

  你就是想賴皮。”

  “真不是,我真的覺得……”

  “幸好之前說過了規則,不論獵物大小,只看數量。

  你別管我射的獵物大小,反正看數量是你贏了。

  再說了,蒙著眼射,是看運氣的。

  你要非得跟我掰扯,那我還說,小的體型小,更加難射中,大的體型大,比較容易射中呢。”

  小六坐在一塊大石頭上,無奈的看著又再次因為輸贏這件事而掰扯起來的兩人。

  這到底有啥好爭論的呢?

  輸贏結果不都是一樣的嗎?

  剛提醒了他們該吃午膳了,這會兒爭執起來,估計又忘了。

  為啥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候,既不像皇帝,也不像親王,反而像是兩個小孩一樣呢。

  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他們才能爭執完,好餓哦。

  小六抬頭看了看天空,碰碰言風,指著天上的一朵云彩,說道:“你看,那像不像是一個雞腿兒。”

  言風瞥了小六一眼,說道:“你要那么閑,不如就去找些樹枝,在這里生火,就地把這些兔子烤出來。

  等他們掰扯累了,正好能吃。”

  小六說道:“話雖是如此啊,但是吧。

  皇上中午肯定是要回去一趟的。

  他不回去,那些文臣,不敢吃東西,都得等著皇上呢。”

  言風說道:“放心,餓不著他們。

  正席不敢吃,但閑聊的時候,肯定吃點心墊墊了。

  還能餓著他們不成。”

  小六點點頭,說道:“倒也是。

  不過,我也沒帶鹽巴什么的,烤出來沒滋味兒,不好吃。”

  言風默默地從懷里摸出來一個小紙包,說道:“沒事兒,我帶了。”

  “你怎么連這也帶?”小六無語的看了看言風,又說道:“可這也沒法清洗。”

  言風說道:“沒事兒,馬上不都有水囊嗎?

  那么多侍衛帶了那么多水囊,足夠清洗了。”

  小六徹底無語了,說道:“你就非得讓我說出,我不想動彈這幾個字兒嗎?”

  言風站在那里,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可真懶。”

  小六立即炸毛了,說道:“你說啥?

  你你你,你說誰懶呢?”

  言風笑道:“說別人,也對不起你呀。”

  言風發現,從公子那學的一些詞兒,有時候挺好用的。

  而且,關鍵是,這小六挺好懟的。

  而小六悲催的發現,他真的懟不過。

  那邊慕容楚跟白一弦已經掰扯完了,最終還是白一弦贏,慕容楚輸了。

  慕容楚不介意,是真不介意。

  輸贏這種事兒,有意義嗎?

  完全沒意義。

  最關鍵的是,等過完年,休沐完,他就有三天的時間,把所有的事情都丟給八弟處理,然后他自己出去玩了。

  這跟平時的休沐是不一樣的。

  休沐是他雖然休息了,但奏折就在那里,不會少,依舊等著他處理。

  等他休息完,他還是的處理那些奏折,說不定在休息的時候,奏折已經越摞越多了。

  而這一回,他玩的時候,奏折有八弟處理。

  等他三天后回來,就看不到那么一大摞沒完沒了沒個勁頭的奏折了。

  而且八弟還承諾,絕不磨洋工。

  這想想都爽。

  這讓他的心情出奇的好。

  慕容楚立即決定,以后累了,不想干活的時候,高低都得拉著八弟,打個賭玩兒。

  反正不管輸贏,政務都丟給他。

  慕容楚開開心心的走過來,發現小六一臉的不高興。

  慕容楚興致高啊,還問呢:“咦,小六,你怎么了?

  誰惹你了?”

  小六幽怨的看了言風一眼,哼的一扭頭,低聲說道:“回主子,沒事。”

  慕容楚一看,這必然就是言風招惹的小六。

  他只是一笑,也沒當回事,依舊興高采烈的說道:“走吧,回去。”

  此時兩人的侍衛也都已經回來了。

  白一弦的那些侍衛一個個也都是滿載而歸。

  白一弦說回去了再清點,贏的有重賞。

  然后一行人就興高采烈,浩浩蕩蕩的回了營地。

  此時已經快到午時末了。

  那些等在營地的文臣貴婦,一個個的果然沒敢開飯,都在翹首以盼,等著皇帝回來呢。

  可左等不來,右等不來,還想著是不是皇帝玩起來太高興了,以至于忘了回來了?

  他們吃了許多點心,倒也不是多餓。

  但這么多人呢,總要表現出一副擔心關切的模樣來才行。

  終于,好不容易看到皇上他們回來了,一行人頓時歡呼起來。

  慕容楚打的那只猛虎,就跟在他的側后方。

  所有等在營地的人都下來行禮。

  慕容楚騎在馬上,讓眾人平身,接著,猛虎就被抬了上來。

  群臣再次高呼:“皇上圣明威武。”

  “燕朝國富民強。”

  “上天佑我燕朝,護佑陛下。”

  然后又跪了下去。

  白一弦跟在慕容楚的身后,見到這一幕,差點笑出來。

  哎,這一遍又一遍跪下起來又跪下的。

  腰和膝蓋要是不好的人,都做不了這一套。

  慕容楚又讓所有人都平身。

  白一弦明顯看到,有幾個年紀比較大的,都得旁邊人的攙扶下,才能起來。

  不過這也沒辦法,皇權至上的時代,就是這樣子的。

  慕容楚等人下了馬,很快就命令上午膳。

  雖然是出來狩獵的,但都帶著廚子,飯菜也早就準備好了。

  因此,一聲令下,所有的菜品就都端了上來。

  雖然慕容楚他們回來的晚了。

  但飯菜也是早就做好了。

  否則皇上回來就要吃飯,他們卻還沒做出來,那就麻煩了。

  那飯菜雖然做好一段時間了,但端上來的時候,還是熱騰騰的。

  一行人吃了飯,簡單的休息了一下。

  白一弦下午不打算出去了,他已經玩夠了。

  技術不好,實力不行,光靠運氣,實在沒什么意思。

  但沒想到,慕容楚卻興致勃勃的來問他:“八弟,下午要不要繼續比賽?”

  白一弦都有些驚了:“十箭可能都射不中一箭,你真的玩不膩么?”

  慕容楚說道:“不會啊,我還覺得挺有意思的。”

  白一弦搖搖頭,說道:“不去了不去了。

  你去騎射吧,我在這里休息會兒。

  然后把那些獵物處理之下,晚上我們來場篝火晚會,烤肉吃。

  到時候,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