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初文學網 > 七零家屬院:我懷了糙漢三個崽 > 第203章 認程渡做爹
  程文遠想留下來照顧程含章,礙于秦文秀的身份,他從門口看了眼程含章,點頭:“好。”

  秦文秀把衣服和帽子還給護士,拎起自己的行李包:“不用,讓沈同志送我過去就行,你們在這陪護吧。”

  程文遠舍不得拒絕:“嗯。”

  他和秦文秀結婚,各取所需,才認識幾天別說感情,現在還是陌生人。

  沈行疆先送秦文秀去家屬院安頓,又把姜晚婉和小糯糯接回家。

  舟車勞頓,沈行疆到家隨便洗過澡就睡了。

  洗澡還是怕熏到姜晚婉才燒水沖洗了下,不然他恨不得倒頭就睡。

  姜晚婉幫他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些,哄睡小糯糯后,關燈睡覺。

  最近忙得很,姜晚婉夜里又醒來幾次,隔天九點多才行,她醒來以后發現小糯糯已經醒了,睜著眼睛看著周圍。

  “呀,小糯糯醒啦。”

  剛睡醒,姜晚婉嗓子有些啞,她給小糯糯換了個尿戒子,穿上干爽衣服:“你知不知道,你爸爸暫時沒事啦,咱們小糯糯有爸爸疼啦。”

  小糯糯聽不懂,許是姜晚婉說話溫聲細語的,他裂開嘴咯咯笑了。

  姜晚婉給小糯糯沖了奶粉,抱著他去醫院,沈行疆平日里有點動靜都會醒的人,姜晚婉折騰一番都沒吵醒他。

  累壞了他。

  姜晚婉先抱著小糯糯去家屬院:“秦姨,你醒了。”

  秦文秀認床,晚上沒怎么睡好,老早就醒了,剛洗漱完。

  她三十多歲,保養得不錯,舉手投足有種說不出的書香氣:“是你啊,自我介紹下,我叫秦文秀。”

  “我還記得你,那年你很小,和你爸爸出門,特別有禮貌喊我姐姐,你現在的樣子和小時候幾乎沒有變化。”

  曾經碰到過的小朋友轉瞬長成大人,秦文秀不禁感慨歲月流逝的快。

  姜晚婉笑了:“我叫姜晚婉,這是含章哥的孩子,小名叫糯糯。”

  “秦姨,我先帶你去食堂吃飯,然后再去醫院吧。”

  秦文秀也餓了:“嗯,正好嘗嘗你們當地的飯菜和南方有什么不同。”

  “我記得你,前段時間忽然想起來你,才敢大膽猜測你和小也可能認識,順著這條線索查出來的。”去的路上,姜晚婉和秦文秀聊起來當年的事情。

  秦文秀也很感慨:“我這些年都不在本地,剛好那天回來,誰知道下車就被人盯上,搶了我的錢包。”

  “咱們都是緣分,對了,你父親呢?現在還好嗎?”

  姜晚婉抿了下唇:“已經過世了。”

  秦文秀:“抱歉。”

  到食堂吃飯,秦文秀看到大家樸實的面孔,還有扎實的飯菜,覺得當地民風比她待過的地方淳樸很多。

  吃完飯,她們去了醫院。

  程含章剛醒沒多久,今天氣色明顯好很多,臉上病態的青色都好了不少:“謝謝秦姨。”

  沒想到,他竟然還能看到今天的太陽,很暖,很耀眼。

  至于他爸和秦姨的婚事,他沒有什么意見,他單身那么多年,身邊也該有個人了。

  程含章用手指戳了戳小糯糯的臉:“行疆還睡著呢嗎?”

  姜晚婉揉了揉胳膊:“還睡呢,你要找他嗎?”

  程含章吃完解藥,又調理過,胸口的疼意緩和一些,也不想咳,他冷不丁有些不習慣,習慣性清了清嗓子。

  “嗯,昨天姜憐和我說,行疆的身份在沈家已經暴露了。”

  姜晚婉頷首:“不過沒事,家里人都可以理解。”

  程含章若有所思:“等行疆醒了,你讓他立馬來找我。”

  “我人暫時沒事,很多事情就不能像以前那樣布置了。”

  某些仇和怨,必須了解。

  姜晚婉感覺程含章像一堆枯木,里面有一點點火苗沒有被暴雨澆滅,雨后,點點火星慢慢燃燒起來,帶著烈火燎原的勢頭。

  “好!”

  沈行疆下午才醒,在食堂吃了兩碗飯才過來。

  “想說什么,還把人都清出去了。”

  程含章:“多了你不用問,明天開始,你去認程渡當爹。”

  沈行疆:“我還想認你當爹呢。不認,我只有一個爹,那就是沈業軍。”

  犟小子,程含章早就猜到他不會立馬同意:“你認程渡當爹,不久的將來,程渡和程時關的生活都能被攪得天翻地覆,照我說的做,你很快就會知道,四九城到底是誰在布局。”

  “還會知道,姜北望真正的死因。”

  程含章太清楚沈行疆在乎什么了。

  他可惜道:“姜北望身體一直都很好,怎么會突然去世呢?他若沒死,姜晚婉也不至于吃那么多苦,你難道就不想給姜北望報仇?”

  沈行疆:“……”

  他斂眸看著病床上剛恢復了點體力,就在這拿捏人心的男人。

  “我想不想報仇另說,我看你挺想報仇的。”

  程含章笑了,沒有否認。

  沈行疆沒有考慮很久:“除了這個辦法,沒有別的路可以走?”

  程含章:“有啊。”

  沈行疆剛要問是什么,程含章立馬道:“但這個是炸死他們所有人的辦法,炸得成功,給我下毒的人能氣瘋。”

  “認程渡當爹,你不用做別的,盡量把程渡名下的家產攥在手里。”

  沈行疆暗罵老狐貍。

  “知道了。”

  “還有事嗎?”

  程含章搖頭。

  沈行疆嗯了聲:“沒事也別閑著,身體恢復前讓你妹帶孩子,身體好了自己帶,我媳婦兒都累瘦了。”

  程含章失笑:“知道了。”

  沈行疆:“走了。”

  姜晚婉還以為他們要聊一段時間,沒想到幾分鐘就出來了,沈行疆領口的扣子解開兩顆,隱約露出鎖骨附近的肌膚,野性十足,他出來隨手摟住姜晚婉往外走。

  離開醫院姜晚婉才問:“含章哥說什么?”

  沈行疆:“讓我認程渡當爹,說這樣做能讓把程家二房攪得天翻地覆。”

  姜晚婉皺眉:“你答應了?”

  沈行疆:“嗯,答應了。”

  “爹怎么辦?”姜晚婉把前幾天發生的事情告訴沈行疆,沈行疆氣息立馬沉下去,“爹那邊我會和他提前解釋清楚。”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