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初文學網 > 南北亂世我種田 > 第421章 后記
  蜀郡益州城外,一處非常低調的巨大莊園

  安靖表情冷峻的走出莊園,蹇碩立即靠了過來,并飛快的與跟在安靖身后的幽熒成員交換了一個眼色。

  “走,我們上車再說。”

  安靖踏上了他那輛特制的黑色馬車,蹇碩緊隨其后。

  “怎么樣?確定了嗎?”

  “確定了!”,安靖點了點頭:“益州趙氏的家主果然就是巫王,少主就是那個巫王子。哼哼,想騙我們,沒那么容易!”

  “那咱們拿他們怎么辦?”,蹇碩有些為難的問道。

  “不要再折騰了,靜觀其變吧,我剛才進去的時候,那巫王子已經被嚇得失禁了。

  我跟他們說了,如果他們愿意安安靜靜、本本分分的做好益州趙氏,我不介意給他們一個機會。

  但是,但凡他們有任何多余的想法,我同樣不介意讓他們消失得無聲無息,無影無蹤!”

  “明白了,我知道該怎么做了!委員長,安靖師兄,你真是太厲害了,你怎么這么快就能確定巫王一脈的大致所在?”

  “因為我一向很聰明啊!”,安靖打了個哈哈。

  真正的原因安靖是不會與任何人說的。

  安靖很早前就聽說東海九黎在南方還有一處更加久遠的神秘祖地,而安靖也剛好知道,在益州城外,也就是后世的成都附近,發現了一個遺跡叫三星堆。

  如果東海九黎在南方還有一個祖地,那么大概率就是這里了。

  沒想到還真是,安靖才剛剛圈定出這個范圍,安全司和幽熒就發現了隱藏在這里的巫王一脈。

  這才合理!

  折頓貢嘎根本就不是一個合適的棲息地,更無法支撐巫族的發展。

  原來巫王一脈早就成了益州的一個強大士族門閥了,而且他們還在益州發展出了無數分支。

  這樣才合情理嘛!

  安靖的心中一下子輕松了許多,最后一個隱患終于也被控制起來了。想想同時懷孕的四名妻子,以及不久后將來到人間的四個孩子,安靖心中一片火熱。

  --------

  大宛城

  風沙漫天,似乎永不停歇!

  王羲之沖進營房。摘掉了捂住口鼻的面罩,狠狠吸了幾口氣后,又開始脫掉軍靴往外倒沙子。

  這時,有人為王羲之遞上了一杯溫水,是司馬紹。

  “我說紹哥哥,我跑來這里吃沙子也就算了,同學們都是心甘情愿的,你這又是何苦來哉啊?!”,王羲之無語的道。

  安靖并沒有過分逼迫瑯琊王一脈,不但保留了他們的王府,并且還會每年給予一定的補助,雖然不足以讓他們過上以前大富大貴的生活,但也遠比普通百姓要好過太多。

  不過在兩年前,司馬紹將瑯琊王的爵位讓給了弟弟司馬昱,自己孤身一人,隱姓埋名加入了青年軍遠征軍,成了遠征軍第四師,祖逖師長麾下的一名普通士兵。

  由于司馬紹作戰勇敢,屢立戰功,而且還會讀書識字,他很快就升任了連長,直到這時祖逖才發現,自己麾下居然還藏著一個曾經的瑯琊王世子。

  祖逖沒有聲張,只是把王羲之派到了司馬紹的連隊,同時把情況向安靖做了匯報。

  安靖的回復很簡單,他尊重司馬紹的選擇,同時也請祖逖一定要保證他和王羲之的安全。

  司馬紹沒有回答王曦之,只是笑了笑,還揉了揉王羲之的頭,這家伙的頭越來越圓溜了,摸起來很舒服。

  “紹哥哥,都說了,你別摸我的頭了,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讓人看見了很沒面子的!”,王羲之兩眼直翻,現在的他正處在叛逆期。

  司馬紹笑容更盛,雖然日子比以前苦了太多,但他更滿意現在的生活,跟戰友們在一起讓他感到無比輕松。

  三年前,司馬紹去巴陵跟安靖見了一面,當著安靖的面問了他,殺死父親司馬睿的那個太監是不是小順子的人。

  安靖很果斷否定了,而且還特意叫來了小順子,讓他說明了其中的詳細情況。

  至于安靖和小順子說的是什么內容,司馬紹不愿意再去提了,直到那時他才知道,他還有一個叔父在世,而且還成了西方魔教的東方圣子,不過不重要了。

  一切都過去了,現在的司馬紹自認為是司馬氏留存下來的最純正的血脈,他很清楚自己的肩膀上擔負的是什么。

  為了重振司馬氏,司馬紹毅然決然的做出了決定,離開瑯琊王府加入了遠征軍,他要在這里實現自己的夢想。

  讓司馬紹沒想到的是,在這里他不但遇到了王羲之,還遇到了好幾個當年在明月學校的同窗。

  “這樣的生活挺不錯的!”,司馬紹看著窗外暗自想到,盡管窗外除了漫天風沙什么都沒有。

  -------

  遙遠的西北方

  王敦在呼嘯的寒風中永遠閉上了雙眼,守在他身旁的石勒掩面痛哭,哭聲越來越大,甚至影響到了帳外的軍卒,許多人也跟著痛哭了起來。

  石勒心里很清楚,自己和王敦能茍延殘喘到現在,并不是因為他們有多厲害,而是安靖根本沒想過如此輕易的要他們的性命。

  華夏的軍隊在將他們不斷向西向北驅趕,許多人都是同樣的命運,石勒和王敦的軍隊甚至一度擴充到了近六十萬人。

  什么人都有,羌塘人、康居人、羅斯人、烏孫人、貴霜人,甚至還有石勒聽都沒聽過的摩揭陀人、薩塔瓦哈那人、沙哈拉塔人、岡多法勒人等等。

  這些人都是不愿意徹底臣服,并且融入華夏的,他們也在被華夏的軍隊不斷向西、向北驅趕。

  石勒很清楚安靖的用意,安靖就是要驅趕著們們去跟西邊的蠻人作戰,只要他們打下一片地方,華夏青年軍隨后就到,再次將他們驅離。

  周而復始!

  如果他們不肯離開,青年軍就會對他們展開屠殺,直到他們倉皇逃離才算結束。

  石勒握著王敦漸漸冰涼的手,有些茫然的看向了大帳之外,大帳之外的人已經沒有幾個熟悉的了。

  此時此刻,石勒很想念那些曾經愿意跟隨他的部將,尤其是石虎。

  可惜,石虎早在三年前就被華夏青年軍活捉,被抓去華夏砍了腦袋,據說他的樣子還被鑄成了一座銅像,永遠跪在了深山密林之中,一座崩塌的山峰面前。

  過了沒多久,安靖又嫌那銅像跪在那里有些礙眼,叫人把它扔掉了,也不知道最后被扔去了哪里。

  “這樣的日子何時才是個頭啊?……”

  石勒無數次想過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可始終卻沒能下得去手,畢竟能活著,誰又愿意去尋死?

  算了,得過且過吧……

  --------

  公元616年

  此時,距離華夏統一整個亞歐大陸,完全占領天外天,已經過去了整整300余年。

  山林中的營地華夏顯得有些冷清。

  安若離正在面無表情的整理著自己的裝備。

  華夏還在,一切仿佛與從前并無二致,可華夏已經完全變了,變得嚴重脫離了先祖安靖的設想。

  如今的華夏,新士族門閥勢力空前膨脹,壟斷了華夏的行各業,只是因為華夏的生產力很高,百姓們雖不至于像以前那樣流離失所,餓死街頭,但安若離覺得,這樣活著,還不如死去。

  在新士族門閥們控制的各種產業中,人們卑微而茍且的活著,猶如一群失去靈魂的行尸走肉。

  各大海外殖民地發展得越來越快,近年來,情況開始變得越來越危險。

  許多勢力龐大的海外聯邦蠢蠢欲動,他們與華夏本土的新士族門閥聯合在了一起,妄圖顛覆華夏執行了三百多年的選舉制度,重新回到皇權統治時代,甚至有人提出來,要修改法律,重新允許豢養家奴。

  可見新士族門閥對百姓的壓迫達到了極限,如果放任下去,偌大的華夏說不定就會再次回到過去那種日子,甚至有可能分崩離析。

  哪里有壓迫,哪里必然就有反抗,領導華夏百姓反抗心氏族壓迫的不是別人,這是華夏的皇帝安若離。

  安若離雖然是華夏帝國的皇帝,而且他的皇位還是在被新士族門閥集團的推舉下才坐上去的。

  可安若離并不在意這些,更不留戀皇位。

  安若離覺得自己不能眼睜睜看著先祖安靖建立的華夏就這么分崩離析,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華夏百姓,就這么在無盡的痛苦中沉淪。

  安若離覺得必須做些什么,于是便開始想辦法控制并削弱新士族,可是還沒等他來得及動手,新士族卻搶先動手了,先是軟禁了他,然后廢除了他的皇位,改立了他的妹妹安若夕成了華夏的新皇帝。

  好在皇帝衛隊、墨家子弟以及少量少壯派青年軍官仍然忠于安若離,他們救出了安若離,在安若離的指揮下,進入了華夏本土南方的十萬妖山之中,與新士族展開了武裝斗爭。

  今年已經是第五個年頭了,在新士族的圍剿之下,反抗軍的人數日漸減少,到現在為止,還剩下的反抗軍已經不足三千人,并且已經到了彈盡糧絕的地步。

  其實這都不算什么,真正讓安若離與反抗軍感到絕望的是,華夏的百姓似乎被抽去了脊梁,已經麻木到了一個可怕的地步,喪失了所有反抗的意志。

  大部分百姓雖然心里同情反抗軍,可是對于反抗軍的犧牲,他們更多的表現出來的是冷漠。

  安若離很清楚,想要打敗已經變得無比強大的新士族,必須喚醒整個華夏百姓的斗志與反抗之心,否則光憑反抗軍,肯定是無法勝利的。

  “楊小晚,弄出來沒有啊,你能不能搞定的?這東西有那么難嗎?”,說話的是李靖,隴右李氏的杰出子弟,他的性子一向挺沉穩,可今天也有些沉不住氣了。

  “李靖你急什么?這已經是三百年前的技術了,當然是需要一點時間的!”,楊小晚頭也沒抬的說道。

  楊小晚手里擺弄的是一塊形狀奇特的水晶,這是三百年前用來存儲聲音資料的。

  這里面保存著一段開國皇帝安靖的講話,開國皇帝安靖曾經跟繼任者交待過,如果有一天,華夏又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這里面的內容說不定會有幫助。

  開國皇帝安靖制作這東西的時候,華夏正是最黃金的時代,幾乎占領了整個地星,打得所有外部敵人毫無招架之力,又怎么可能會有生死存亡危機?

  于是,這塊記錄水晶很快就被眾人遺忘了。

  安若離之所以帶的人進入十萬妖山的叢林之中,就是為了找到它。

  還好就在幾天前,安若離他們順利的找到了,它就被埋藏的傳說中的巫月峰下,不過那里現在已經成了一片亂石堆,安若離他們花了好大的力氣才找到一條通路進入到亂石堆的底部,挖出了埋藏在那里的水晶。

  李靖身邊還的三名李氏子弟,他們是三兄弟,老大叫李建成,戴著副眼鏡,文質彬彬的,老二李世民,人狠話不多,唯獨老三李元吉,看上去有些愣頭愣腦的,不過作戰非常勇敢。

  軍營里除了李氏子弟,衛家的,屈家的,杜家的,王家的,謝家的都在,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著楊小晚,解開水晶中的秘密。

  “好了,終于搞定了!”,楊小晚話音剛落,大家呼啦一聲全部圍了上來。

  “搞定了?太好了,快放出來聽聽!”,李元吉興沖沖的催促道。

  “行,你們聽好了!”,楊小晚眨了眨眼睛,同樣興奮的按下了面前儀器的開關。

  時間過去了幾秒鐘,又像是過去了一個世紀,機器中終于產出了安靖的聲音:

  “孩子們,你們好,呵呵!”

  安靖的聲音顯得蒼老而慈祥,但所有人都握緊了拳頭。安若離內心也是波濤翻滾,他也是第一次聽到先祖的聲音。

  “我不知道這是多少年后,又是誰,開啟了這段錄音,但這并不是一個好消息,這意味著華夏又遇到了大麻煩。

  應該不是外部的敵人,外部的敵人已經快被我們清掃光了;既然危險來自華夏內部,那么我估計,多半就是那些新成長起來的門閥士族了。”

  聽到這里,大家忍不住對望了一眼,誰也沒想到,今天華夏的困局,先皇帝早在三百年前就已經預見到了。

  這簡直是神了。

  “好了,我不啰嗦了,相信你們也挺急的。可我并不是神仙,無法活過來幫助你們,偷偷的留給你們再多的財富,估計也無濟于事。

  所以,干脆留一首歌給你們吧,希望能幫到你們。這是我教第一代幽熒唱的,并沒有外傳,大家只是偷偷在唱,因為我也不希望有一天大家還需要再唱起這首歌。

  算了,不說了,唱吧!”

  雄壯的音樂聲響起,反抗軍將領們面面相覷!

  難道這塊寄托了他們全部希望的水晶中,刻錄的居然只是一首歌曲嗎?此時此刻,沒人能形容他們的心情。

  播放在繼續,唱歌的聲音很稚嫩,聽上去都是一幫孩子,可是,當這首歌唱到第四句時,在場的每個人都立即再次興奮了起來。

  這首歌很強大!太強大了!

  大家敢保證,當百姓們聽到這首歌時,他們一定能被這首歌喚醒,而那些外強中干的新士族門閥,也一定會在這歌聲中瑟瑟發抖!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真理而斗爭!

  ……

  “太好了!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先皇帝真是…真是太神了!”

  在連續聽了好幾遍后,李靖一拳就打在了身旁的李世民肩膀上,李世民盯著播放器目光如炬,沒有任何反應。

  “是太好了!小晚,有辦法對整個地星廣播這首歌曲嗎?”,安若離也很激動,聲音都是顫抖的。

  “當然可以,只要黑進一顆衛星就可以做到!”

  “好!那干吧!”

  “對!干吧!”

  楊小晚猛然點頭,很麻利的黑進了一顆衛星后,開始向整個地星廣播這首歌曲,其他人則開始收拾所有裝備離開此地。

  因為黑了衛星,如果不馬上離開,很容易被人鎖定位置。

  ------

  二十年后,安若離他們經過艱苦卓絕的斗爭,終于在華夏百姓的支持下推翻了新士族的統治。當安若離他們再次回到華夏皇宮時,已經是二十多年后了。

  安若離依然帥氣,只是少了一條手臂,但一切都是值得的。摸著有些斑駁的大理石柱,安若離百感交集。

  但愿從此后,華夏山河無恙,百姓快樂富足……華夏,永遠昌盛下去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