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初文學網 > 妙手回春 > 第3954章 騫澤之死
    第3954章 騫澤之死

    此刻,騫澤終于感受到了危機感,再也顧不得其他,下令手下繼續進攻,自己則是直接轉身逃竄。

    不過,手下也不是傻子,看到騫澤逃走,也紛紛轉身開溜。

    但,他們逃亡的速度,豈能快過陳飛的念頭。

    陳飛只需一個念頭,就能調動前方的土地,攔住他們的逃亡之路。

    不消片刻,騫澤的手下,就都埋進了這片土地之中。

    “爽,太爽了!”

    “這種掌控感,這種力量,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在這一刻,陳飛感覺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涌上心頭,讓他感覺自己仿佛化身為這片土地的神祇,可以掌控此地的一切。

    不過,就在陳飛興奮之際,一股眩暈感猛然襲來。

    陳飛腦袋一歪,差點從空中墜落。

    原本他控制的土石森林,也瞬間失去掌控,從空中墜落。

    “這——”陳飛晃了晃腦袋,明白了什么,“控制天地,會消耗神魂和地球靈核的能量。消耗太劇,能量耗盡,我本身也會受不了。”

    想清楚這點,陳飛趕忙收斂心神,不再動用這股力量。

    同時,他也算是明白了。

    為何那么多掌控境高手,都不會像他這般大動作。原來,這種操控消耗的神魂十分巨大,只能作為底牌使用。

    只有陳飛這種神魂異常強大的異類,才會如剛才那般消耗。

    若是一般掌控境修士,不說能不能做到,就算能,那么一番折騰,恐怕會讓自己元氣大傷。

    “剛才興奮太過頭了。”陳飛晃了晃腦袋,看著逃遠的騫澤,目露狠色,咻的一下追了上去,“不能讓他逃了!”

    一道流光劃破長空,陳飛追了上去。

    騫澤越逃越是心驚,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個地元界的土著,進入掌控境之后,竟然如此厲害,能越級勝過自己。

    而那小子,正是借助自己看中的地球靈核突破的。

    一想到自己得知的隱秘,還有這幾十年來的苦苦研究,結果現在卻被他人捷足先登了。騫澤心中一陣氣憤,恨不得馬上將陳飛碎尸萬段。

    “臭小子,等我回據點,將事情報告上去,你就死定了。”

    事已至此,騫澤也知道地球靈核的事隱瞞不住了,自己必須上報。

    只是,就在騫澤念頭剛起之際,身后一道流光呼嘯而來,正是追擊的陳飛。

    “怎么這么快?”

    騫澤為之一驚,加速狂奔。

    只是,陳飛的速度,卻比他預料的更快,幾乎數個呼吸的功夫,就追到了他身后。

    此刻陳飛,心中也是一片驚喜。

    “進入掌控境,我的速度提升了不少。特別是在地球,屬于我的主場。借助那種特殊的掌控感,我的速度更要提升幾分。”

    眼看距離騫澤不到千米,陳飛右手輕輕一揮,一道紅光凌空而出。

    弧線的光線,在空中迅速擴張前行,好似一柄巨大的鐮刀,帶著奪命的凌厲,朝騫澤割了過來。

    感受到攻勢,騫澤面露驚駭,趕忙抵擋。

    灰色的氣息,洶涌而出。

    只是,碰到紅色巨鐮后,直接被切成兩半。 成兩半。

    “不!”

    騫澤咬牙,幾乎使出了自己吃奶的勁,也顧不得隱瞞,將全部的元氣逼了出來,各種符箓寶物,也不要錢的一般,全都砸了出來。

    陳飛一一應對,靠著主場的速度優勢,一邊閃躲一邊借助山岳森林來抵擋消耗對方那的攻勢。

    一番對轟下來,騫澤累得氣喘吁吁,結果卻沒給陳飛造成多少傷害。

    反倒是陳飛咧嘴一笑:“現在,輪到我了。”

    于是,一道道凌厲的紅色光芒,宛若雨點般,密集的朝騫澤招呼過來。

    騫澤不斷閃躲,但身上的傷口卻在不斷地增多,最后整個人實在扛不住了,直接“啪”的一下,爆開肉身,剩下一個元胎,催動秘法逃竄。

    卻說此刻的兆辛,他本和騫澤一起待在昆侖山中。但后來,陳飛闖入,騫澤圍攻之時。兆辛留了個心眼,自己一個人遠離到了附近的一座城市,觀望昆侖山中的情況。

    此時,他正在猶豫,是否要去昆侖那邊看看,和騫澤一起出手。畢竟,拿下了怪異小子,可是大功一件。

    但,事出突然。

    昆侖山中忽然爆發戰斗,各種氣勁爆裂轟擊的聲音,接連響起,甚至讓他都感到了微微震撼。

    緊接著,沒過多久,兆辛就看到一道流光朝自己這邊逃了過來。

    雖然距離不近,但憑借著熟悉程度,兆辛馬上就認出來了。那道逃竄的流光,正是騫澤的元胎。

    “騫澤也被打敗了,和我一樣!”

    兆辛心中一驚,將心底那點報仇和立功的想法,拋之腦后。也不去營救騫澤,轉身就朝著禁忌島方向狂奔而去。

    “出大事了,必須上報,必須!”

    騫澤的元胎一路狂奔,但身后的陳飛越追越近,奪命的紅光,不斷地逼近。

    在接連躲開數道紅光后,一道致命的光芒,從天而降,朝騫澤拍了下來。

    騫澤自知躲避不開,滿臉絕望,最后奮力嘶吼道:“不要殺我!我有大秘密可以與你分享。”

    不過,陳飛沒有停手,繼續壓迫而至。

    騫澤焦急的呼喊道:“是有關魔皇的大事。”

    “魔皇?”陳飛一驚,心頭微顫。

    騫澤趁機繼續呼喊:“魔皇與此地靈核有關,這是一件大隱秘。”

    “魔皇的隱秘!”陳飛心頭有些好奇。

    騫澤急忙呼喊:“只要你饒我一命,我愿意將隱秘告訴你,我——”

    陳飛忽然注意到,騫澤身后,一道流光飛快掠過,逃向遠方。

    他瞬間驚醒過來,再也不留手,直接朝騫澤拍了過去。

    “魔皇的隱秘聽起來不錯。但那是魔皇,距離我太遠。我現在的關鍵,是解決眼前的人和事,給自己和親朋好友帶來安穩。”

    想到此,陳飛出手的紅光從天而降,將騫澤的元胎覆蓋湮滅,化為烏有,帶著最后的呼聲,消失在了世間。

    “不——”

    解決騫澤,陳飛臉色沒有舒緩,仍是一臉嚴肅,看向流光逃竄的方向。

    “那邊是禁忌島的方向,空間通道就在那邊。這是有人要去天魔據點通風報信!”

    “決不能讓事情泄露!”

    陳飛心中一動,“咻”的一下,身形竄了出去,沖向天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