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初文學網 > 被王爺賜死,醫妃瀟灑轉身嫁皇叔 > 第307章 你不過是他的棋子罷了
  顧錦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任由臟兮兮的泥土砸在身上,眼神里流露出一絲痛苦。

  江歲歡嚇了一跳,心疼的拉著顧錦的手,把他拉了出去。

  太上皇看到二人握在一起的手,動作停頓了一瞬,還是把手中的泥土扔了出去,嘟囔道:“終于走了。”

  江歲歡拉著顧錦走到馬車旁邊,拿出帕子擦拭著他臉上的泥土,蹙眉道:“你怎么不躲呢?”

  “不能躲,他會更加生氣。”顧錦的語氣云淡風輕,似乎被泥土砸的人不是他一樣。

  “唉。”江歲歡嘆了口氣,心道難道她猜錯了?

  她昨天在花盆里頭聞到藥味,還以為太上皇是裝瘋,可今日一看,又有些不像。

  罷了,還是先觀察一下再說。

  江歲歡用帕子擦干凈顧錦的臉,可他身上的泥土卻是帕子擦不干凈的,并且他今天穿著一身白色的狐裘,身上的污跡十分顯眼。

  “要不咱倆換一下衣服吧。”江歲歡扯了扯自己身上的狐裘,“你是王爺,我穿得臟一點沒事,你不行。”

  “沒事,我在宮里有備用的衣裳。”顧錦握住她的手,“你進去吧,忙完讓布谷送你回去。”

  “好吧。”

  江歲歡轉身走進了寢宮的院子里,而顧錦則坐著馬車來到一處寢宮內。

  這寢宮是他封王前的寢宮,即使他搬出了皇宮,這個寢宮也沒人敢住,一直空在了這里。

  他換了一身衣服,再次坐著馬車來到了地牢。

  白天的地牢里依然陰冷至極,顧錦走到了火生的牢房門口,看見火生正在里面躺著。

  火生最多只能活三天,所以此刻的身體非常虛弱,躺在地上沒有力氣動。

  看見顧錦來了后,火生冷冷哼了一聲,聲音嘶啞地問道:“你想問的我都告訴你了,你還過來干什么?”

  顧錦拿出畫像在火生面前展開,他用手指著中年男子的畫像,慢條斯理地問道:“這個是你師父?”

  “是!”火生的眼角抽搐了幾下,憤怒地說道:“我師父已經死了,你就不能讓他安生點嗎?你要他的畫像有什么用?”

  “你錯了。”顧錦收起中年男子的畫像,拿著老人的畫像說道:“這個是延虛道長?”

  “對!”火生躺在地上,大口地喘著氣,“你到底想問什么?”

  “你又錯了。”顧錦把老人的畫像也收了起來,“火生,你真是太蠢了。”

  “我做這些都是為了我的師父,怎么能算蠢!”火生不滿地反駁道。

  “那你知道嗎,其實你的師父并沒有死。”

  顧錦的語氣輕描淡寫,可火生卻愣住了,過了好一會兒才癲狂地笑出來,“我師父明明已經死了,你居然說他沒有死,哈哈哈真是可笑!”

  “我師父若是沒有死,我為何還要大費周章地復活他?”

  “因為你蠢。”顧錦冷下臉,“你跟了你師父那么多年,卻連他是個什么樣的人都不知道。”

  火生掙扎著爬起來,用一只手扒著鐵欄說道:“我當然知道師父是個什么樣的人!”

  “師父他心地善良,武功高強,是個退隱高人!”

  “如果你師父心地善良,怎會教出你這么冷血的徒弟來?”

  火生蒼白的臉色變得鐵青,“我是為了復活師父才這么做的!”

  “呵,告訴你吧,你畫的這兩幅畫像都是你師父,并且都是延虛道長。”顧錦冷笑一聲,緩緩說道:“你師父騙了你,他根本沒有死,只是假死罷了。”

  “他先是假死,然后易容來到你身邊,告訴你用什么辦法可以復活他。”

  火生眼底一片赤紅,搖頭道:“我不信,你說的話我一個字都不信,我師父就是死了!”

  “如果你師父真的死了,那他的尸體呢?為什么本王派人找到的尸體會是錦萱公主的?”

  火生不知道這該怎么解釋,張著嘴說不出話。

  顧錦又問道:“你跟著你師父那么多年,一直都是形影不離的嗎?”

  “不,師父他有時候會離開幾天,甚至幾個月。”火生下意識地回答,然后又辯解道:“師父那是出門行俠仗義去了。”

  “醒醒吧,你師父那是出門害人去了。”顧錦冷笑,“你的確孝順,可惜太蠢了。”

  火生捂著頭嘶吼起來,似乎不愿意相信這個事實,顧錦冷冷看著他,說道:“你師父從一開始就騙了你,你不過是他的旗子罷了。”

  “他把你養大,就是為了讓你殺人的,可惜你沒有自己的判斷力,居然連他假死這件事都沒有絲毫懷疑,還相信什么祭祀,真是太蠢了。”

  火生尖叫一聲,竟然用力朝墻上撞了過去,然后倒在地上一動不動了。

  另一頭,江歲歡走進了院子里。太上皇還坐在地上挖土,蕭公公端著飯菜在旁邊不停地唉聲嘆氣。

  江歲歡走到蕭公公的身邊,接過飯菜說道:“我來試試吧。”

  “那就麻煩江太醫了。”蕭公公朝外看了一眼,“北漠王走了嗎?”

  “走了。”

  “唉,說起來北漠王也真是不容易,對太上皇這么好,可太上皇卻感受不到。”

  “或許以后有一天就能感受到了。”江歲歡蹲下來,拿起筷子夾起一塊青菜放到了太上皇的嘴邊,“太上皇,您嘗嘗這青菜,很香的。”

  太上皇把頭扭到一邊,“朕不吃,快拿走。”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太上皇對她的態度似乎溫和了些許,她心中一動,問道:“您真的不吃?”

  “不吃。”

  她放下筷子,身體微傾,湊到太上皇耳邊說道:“您把藥都倒在花盆里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